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炸馆了|2019CISD中国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提名展在青岛举办
作者:wmnews出处:2019-10-29 浏览:0
展览打造一个城市建筑迷宫的空间意象,去承载十位参展设计师作品,承载他们的思考、温度和个性。






展览主题:《真山  真水  假设计》

设计阐述:
眼见不一定为实,山水不可以为真。
我们没有创造出任何新的理念,也没有给设计赋予任何全新的意义。只是在每种设计元素之间进行选择,寻找每一次的不同关系,连接与梳理。
结果就有了预期中已知的,还有迷人的未知……
与宏大建筑相反,我们在做假。演出10年,20年也是会消亡的,留不住的未来。
但,这就是设计本身的魅力。
展出样式:
装置作品,青岛就地取材,海水与沙粒寓意为山和水,一盏灯光映射出折射的效果。表达直接纯粹,清晰的表达设计者属性。





展览主题:《组合同位素》
设计阐述:
同位素:具有相同原子序数的同一化学元素的两种或多种原子之一,在元素周期表上占有同一位置,化学性质几乎相同(氕、氘和氚的性质有些微差异),但原子质量或质量数不同,从而其质谱性质、放射性转变和物理性质(例如在气态下的扩散本领)有所差异。
同位素是一个化学概念,对于我这种化学学的很差的人来说,粗浅的理解应该是这些元素是同一元素的不同形态,几乎相同,又有所不同。
这恰恰符合了《归来三峡》和《红秀-延安延安》这两台旅游演艺的舞台设计语言,用一种或多种看上去非常相似的单一视觉元素来组合成不同的舞台空间和舞美形象。
《归来三峡》是张艺谋导演独创的也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以古诗词为主题的旅游演艺。对于舞美来说既要突破创新,也要符合古诗词的韵味。舞台上吊装了63个唐代建筑的屋顶和屋面,5个一排的有12排,最后一排是3个。以左右和上下的方式在一个二维平面里自由移动。用这样的方式组合成各种观众熟知且兼备诗情画意的形象。
63个单元各不相同,却也大同小异。体量上都在6m-12m之间。其实尺度相同和完全一致的形象才更容易组合,但最终还是决定采取不一样的尺度和样式,是为了强调在组成某一个形象时视觉节奏上的变化。不过同时也给组合形象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尤其是因为是户外演出,这些吊挂的建筑一定要考虑风的因素,风越大,摇摆就会越厉害,摇摆越厉害越会有相撞的可能,那样的话整个演出将无法继续。所以在测算过风阻后,又在规定级别的风力下在每个单元的前后左右都设置了严格的最小间距,正式这个最小间距和上述不同尺度和形象的单元体给设计带来了巨大的难题,往往心中有一个很好的形象,在设计组合的过程中就因为间距无法满足等因素而不得不废掉。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这些独一无二的形象都是经过上百次推敲的结果。
《红秀-延安延安》的舞台和《归来三峡》略有区别,用了6块完全相同的平台,可升降,可倾斜,下方没有支撑。所有的空间(宝塔山、田地、山洞、雪山、战争、江河......)都是靠这6块平台和可升降的造型檐幕组合变化而成。
这个舞台空间的概念我在思考时大概用了不到五分钟。最初在我脑海里的形象是大学时期初到陕北看到的黄土山上那些“之”字形路,这个路在我脑海里印象极深,甚至大过窑洞。所以第一个变化就是从平地拔出一个宝塔山,而通往山顶的便是这6块平台构成的之字路。
在设置好不同的空间后,又根据特定环境和剧情加入识别度更高的舞美形象,例如宝塔、鲁艺的围墙、船帆等,并统一成了红色。

组合同位素,其实用视觉语言来解释,就是用一个或者一些几乎相同的视觉元素来寻求变化。





展览主题:《静听枯叶》
设计阐述:
一叶天下,
消亡与生机,
湮灭与重生。
静听环境带来的脉搏跳跃,
探索戏剧的感染。
环境戏剧给环境带来新的环境。






展览主题:《实景·舞美》
设计阐述:
我的展览空间旨在告诉大家实景演出的舞美设计需要多么全面,需要非常认真的对待每一个细节。








展览主题:《载》
设计阐述:
作为舞美设计师,我常在思考三种逻辑空间的承载:物理空间,思考空间,心灵空间。
物理空间:剧场作为专门的戏剧表演空间,承载着观众与演出;舞美设计作为演出中愈发重要的视觉叙事手段,赋予不同故事以不同呈现形式。戏剧依托于舞美设计打造的物理空间,舞美依托于剧场物理空间。实景演出由剧场戏剧中延展出来,承载的空间发生了改变,观演关系随之改变——是由室内转变成室外、由人工建筑转变成自然山水、由有限转变为某种程度的无限。
思考空间:与剧场内戏剧演出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实景演出中附加了演出地域本身特有的钟灵毓秀,关联着自古有之的自然、历史与人文。这是需要舞美在其中深度挖掘、启发联想与思考的。
心灵空间: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在打造繁华
心灵空间: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在打造繁华热闹的背后,更应考虑如何承载人们的心灵诉求。






展览主题:《从“空间”到“场所”》
设计阐述:
这次展览的主题是关于实景演出,因此我特意选择了《城市记忆》这个作品参展。
严格来说,这个作品算不上“演出”,更确切说是一部“沉浸式影像作品,然而这部作品和现实的勾联又无比紧密。兆龙饭店,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建筑和空间。它在新的城市发展需求的过程中,迎来改造和新生。这部作品创作于一个城市生活高速变迁的时代大背景之下,影响着我们对于”记忆“和”真实”的感受,同时也对我们的精神和身体提出追问——我们的心灵归属和文化认同建立在什么样的物质基础之上,“故乡”成为都市居民内心遥远而模糊的向往。
一方面,我们试图用三维扫描技术获取对物理环境最为真实的还原,另一方面又利用三维扫描原始数据的点云风格创造一种诗意的疏离感,试图让观众对于”北京“这座城市拥有一种整体、宏观的感受。这也许就是我们对于实体空间新媒体艺术叙事性的探索,一种混合媒介的,区别于传统精准叙事的影像风格,将大量采样的素材服务于一个相对集中的叙事语境之下的沉浸式体验作品。这部作品同时也是一部全景声作品,由我记忆中回旋的鸽哨声开启这段旅程,其中很多人物的对话,背景的音乐都采样于纪录片和电影,赋予这个空间独特的“味道”。而史铁生的文字则是作品的精神灯塔,它始终指引着整个创作团队在迷雾般的素材中穿行,让我们抵达彼岸。感谢业主方北兆龙给予我们如此大的信任和创作空间去完成自己的创作和使命——赋予空间意义,使之成为汇聚人、连接人的”社区“和”场所“。




展览主题:《科技与艺术创造文化记忆》
设计阐述:
王志鸥先生专注多媒体创意、设计与传达领域二十余年,于2010年创立中国新锐跨媒体体验创意机构黑弓Blackbow。作品覆盖文化、旅游、地产、科技等领域,九年积累,让王志鸥与黑弓形成对“艺术+科技”融合语言的独特见解,始终走在科技与艺术的前沿。作为一名新媒体艺术的探索者,他不断进行艺术与科技的深入研究,曾在中国乃至国际范围打造出众多令人耳目一新的文化事件和文化记忆,曾担任2018年平昌冬奥会《北京8分钟》多媒体总设计、2018年青岛上合峰会《有朋至远方来》视效总设计、2019年国庆70周年联欢活动视觉总设计等。
以王志鸥多年来的科技光影艺术作品为媒介,打造方寸光影科技艺术空间,探讨如何用科技与艺术的融合打造国家级艺术现场及文化与科技赋能新媒体体验的多种方式。利用品牌体验在新媒体语境下的再升级向世界传达中国文化,打破文化壁垒,延伸更多跨媒介的碰撞与创造。




展览主题:《踩着泥巴跳舞》
设计阐述:
实景演出的舞台设计工作除了坐在办公室里画图,现场的搭建过程也是设计的一部分,这个过程是非常紧张,非常辛苦的。演出的地点大多是远离城市的郊区,又是室外,做方案设计的时候就需要设计师考虑到各种复杂的气候条件、复杂的地理环境,还需要了解工程,了解建筑等。我们大量的设计经验,往往来自于在制作和现场安装搭建的过程中。虽然很多因素已经在方案设计工作过程中提前做了考虑,但我们仍会在现场不断地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作为设计师的我们能够积累更多的经验,获得更快的进步。这次的展览中,我想跟大家一起分享的,就是这种踩着泥巴起舞的感受。





展览主题:《2018未完成&过程中》
设计阐述:
这次参展作品的思路,产生于我对2017-2018年创作的实境演出作品《今时今日安仁》所有创制文档的整理过程中。我原本打算把《今时今日安仁》剧目的视频和剧照在此次展览空间中进行一个展现,但是展览这种形式很难完整的体现此类形作品,观众无法在展厅里去感受到原作品的现场魅力,观众必须要到实地观看才可以,这就是实境空间演艺形式的魅力所在。我在梳理创作过程中的文件的时候,发现很多创作过程中的想法都很有趣,我把这些过程中产生的想法进行横向和纵向的链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创作的脉络。这个展览是我对于《今时今日安仁》的一个工作总结,把过程和结果完整链接在一起,是一个思维导图的形式,也赋予这个展览作品独特的意义。这就是我此次参展的作品《2018未完成&过程中》。






展览主题:《回归·本源》
设计阐述:
“回归”是一种态度,“本源”是一种认知。
我们总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我们其实也是这其中的一粒元素。大千世界之繁华,透露着不同的形与色。艺术要解决的就是去表呈真。
“真”是艺术的本质,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生活状态。无论是“大汉文化”还是“乡愁情怀”,我们要做的就是回归本源,回归最初,回归我们自己。这是一种创作的态度,也是一份责任。
《汉颂》的创作是一次机缘巧合,我对大汉文化一直是含有敬畏之心。剧场的特定性非同寻常,涵盖着会议模式,参观模式和演出模式。360度的圆形会堂式剧场,这是观演关系新的探索与尝试,以斗拱为主体的汉代中式美学建筑风格、模块式大型机械升降舞台群组、圆弧形双向升降高空威亚装置投影纱、这些为《汉颂》项目定制的独特表演空间,将与剧情紧密结合,达到视觉上的精彩绝伦。该剧以“汉史”作为创作题材,从始至终呈现为一场盛大的“汉家典礼”,以此展现大汉民族胸怀天下的磅礴气魄、衣冠上国的礼仪风范、博大精深的文化瑰宝。历史是时间的车辇,文化是历史的传承。中国人要做自己的文化,要发扬和传承民族的文化,这是使命与责任。
谈到文化又不能不说到情怀。王潮歌导演的《只有峨眉山》是一座戏剧幻城,分为“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三个剧场。六大表演空间,117亩超大剧场群,395个房间,4355件的老物件。这是一部充满情感的作品。峨眉,山之领袖,无以辞藻状其雄伟。如何用舞美的语言来表达?如何将材质、光影、声音、影像、表演有机准确的结合在一起以表达意境?我想一定是追溯人最深处的那份情感,回归到当时生活的那种状态,勾起对乡愁的那份回忆。为此,我有机会跋山涉水去老乡家看那些历经岁月留下痕迹的穿斗式老房子,老家具;才有机会和当地非遗的老匠人半采访式的聊了许久,这些中国最传统的文化,民艺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这也使我坚信了创作一定要回归于生活的本质,回归到人本身的表达。
在有限的空间表现无限,在山水之间展现乡愁,在你我之间涌现情谊。沉浸式的观演方式使人们穿梭于其中,忆到陈年往事,念起点点滴滴,在现实与幻想中徘徊,至幻至真,回望乡愁。


















资讯标签
最受欢迎文章
精彩推荐
移动网络媒体的新闻支持
完善的互联网媒体与交流平台
全球化的学术与行业交流活动
网站制作
百纳嘉利(北京)剧场管理有限公司
关注国内外舞美前沿资讯
舞美行业的权威交流平台